如果武松有把枪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如果武松有把枪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近日,网友们开始对四大名著中最让人熟悉无比的一位主角进行了热议,让这武松武二郎火了。也有网友对其进行了一番恶搞,你们知道武松拿着什么武器吗? 如果武松有枪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这是在林黛玉倒拔垂杨柳之后,武二郎枪击白门楼的一幕恶搞情节出现在大众的面前,现在四大名著就差红楼梦没枪了。

“如果武松有把枪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的视频

现在很多观点有些让人看不懂了,竟然有女生说:没有人可以不馋武松的胸肌,武松被潘金莲勾引却拒绝也只是一次没有成功的约而已。真不知道这种思想是怎样形成的。不过想要判断一个男生的基本底线和人品可以问他如何看待武松武大潘金莲的关系,问他怎么看待武松被潘金莲勾引却拒绝,而且这个判断不是判断他对异性的态度和为人,更是判断他对同性的态度和为人。下面古网小编就转载的一篇文章《武松决定变成杀人狂的夜晚》,让这位作者带大家了解一下当时武松在那一刻的感受。然后咱们在自己意会一下如果武松有枪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如果武松有把枪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古风网络博客
如果武松有把枪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武松决定变成杀人狂的夜晚》

作者:张佳玮 来源:豆瓣

众所周知,血溅鸳鸯楼时,武松杀了张都监一家老小,连带丫鬟都没放过。

按说武松原有的个性,是非分明,极有分寸,不至于乱杀人才是?

当日要为兄长报仇,拿刀子威胁何九叔;问出了根由。听郓哥说愿意去作证,只是怕无法赡养老爹,还夸了一声郓哥,给了他些钱钱。带了何九叔与郓哥两位人证,前去报案。

县官不受理,武松才动手,先斩后奏。

请街坊四邻来喝酒,士兵守住前后门,抽刀子逼问,冤有头债有主,口供画押都齐了,杀了潘金莲,再让士兵守门不许放任何人走,自己赶去杀了西门庆,自首。

须臾间连杀两条人命,一点理智都没丢。

何至于到鸳鸯楼前,一个都不肯放过了呢?

这里得代入武松想一想了。

武松恨潘金莲和西门庆,不止在杀了自己哥哥;本来之前他自己有公职(都头),有家庭(兄长),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人生活,一切都很完美,硬生生给毁了。所以,非杀了不可。

武松是英雄。却也是个心思缜密的狠人。

虽未到石秀那么狠辣,但为达目的,从来是事先细密周至、事中不惜代价,直到任务完成。

但他依然没对社会绝望,他是相信冤有头债有主的。杀人,但口供证据都齐活,之后也接受了充军发配,没有半途流亡。

即,在阳谷县,武松并没想完全反社会。他对抗了社会,也负担起自己一部分责任了。

本来他在孟州,施恩对他很好。后来张都监也对他还不错,甚至还假意要给他娶亲。

当日武松好比去了大名府的杨志,本以为又可以融入社会了,结果被坑了,被栽赃了,还差点死在飞云浦。

让武松绝望的,不止是被张都监坑,还在于张都监坑他时指着他那句“贼配军”。这个身份萦绕他一辈子,一世被人看不起。

大闹飞云浦后,有个细节写得非常好:武松提着朴刀踌躇了半晌,一个念头,竟奔回孟州城里来。

一个念头,竟。这两个词,武松是考虑周全,杀气腾腾,翻身回来了。

“不杀得张都监,如何出得这口恨气!”

当时那个词说得好:一不做,二不休。

武松是狠人。既然决定要反社会,要杀张都监们,就不会允许任何人阻碍他的计划了。这时他的做派是否符合社会规范?管他娘。

他到鸳鸯楼前一路杀,其实与他在阳谷县让士兵们把住门一个道理:**。

沿路杀丫鬟,杀下人,是他当时为了杀张都监能做的最优选择。与他一贯心狠手辣的作风符合。

妙在武松杀张都监他们之前,刻意匿踪,仿佛刺客,见人杀人,免得走漏风声。

杀完之后,墙上写了“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这就类似于他杀完西门庆与潘金莲后自首。

他的做事风格,从来就是如此的:隐匿消息确保完成,事后敢作敢当。并非突然闪现。

当然,从全书来看:《水浒传》里,每个英雄好汉,都有过试图按捺自己,终于按捺不住,破罐破摔的时刻。一口戾气没处发泄,到这个点,喷薄而出,于是报复社会。

《水浒传》支配故事前半段人物动机的,是忍耐+气性。

一百二十**目中,“大闹”,八次。“火烧”五次。“醉打”三次。

其他,怒杀、单打、双夺、并火、不忿、棒打、拳打、血溅、夜闹……基本集中在前半部分。

整本书的大小故事,一个主题:好汉们“忍耐以求符合社会规则、终于按捺不住无法被社会接受,不忿暴躁发泄,开始反社会”。就这么个过程。

侠以武犯禁嘛。毕竟作者一开始也说了,这批人是魔君,不是好好先生。武松亦然。

鲁智深一开始想融入五台山,未遂,最后闹大了,吃狗肉打和尚。

林冲一开始处处求周全小心翼翼。到火烧草料场大怒杀了陆谦,雪夜上梁山前,曾撒泼抢了柴进庄人的酒来喝,喝醉被捉了。

杨志一开始小心翼翼卖刀,被牛二折腾都忍着气,最后一时性起,先一刀戳牛二的脖子,再赶上去对牛二胸脯两刀。第一刀还是生气,之后就是泄愤了。后来杨志在梁中书手下还算老实,想谋个前程,丢了生辰纲后,第一件事就是去酒店蹭吃蹭喝霸王餐。

哪怕是能忍如宋江,也是的。之前好声好气拼命求阎婆惜。等阎婆惜喊出“黑三郎杀人也!”宋江一肚气没出处,按住阎婆惜,一刀割喉,二刀断首。

武松当行者前,虽然硬气,但不太撒泼。但这个杀戒一开后,无可救赎了,从此入了杀人之途。

武松自己也说了句:“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一百个也只一死!”

血溅鸳鸯楼后,当行者,上蜈蚣岭杀王道人,到孔明孔亮地界抢酒抢肉还打狗:他已经变了一个人了。

鸳鸯楼前,武松受了天大的委屈。他曾最后一次想与主流社会讲和,也投注了信任,被坑了——就像林冲发现自己被陆谦坑了似的,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

所以这口气,一定要发出来,决定一条道走到黑。理解了鸳鸯楼前武松的做派,就理解了林冲剖心杀陆谦后抢酒,理解了杨志刺倒牛二后又补了两刀,理解了宋江一刀砍了阎婆惜后追加的第二刀。

老舍先生说过:苦人的懒是努力而落了空的自然结果,苦人的耍刺儿含着一些公理。类似逻辑,武松终于开始残忍,开始反社会,是他努力融入社会不果的结果。

并不是说武松当杀人魔是对的——水泊梁山上的家伙,毕竟都是魔君——但按照他先前的经历,这么做是符合他人设的。

如果在鸳鸯楼下,武松还能左思右想,“此人无辜,不该杀,于是一念之仁、心头一软,放了她吧”,那他就是郭靖,是张无忌,而不是武松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来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99%的人还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