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北路241号(1) 船难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三日中午  上海

四牌楼路91号院子内西厢房,张妈正在整理衣服,今天张先生购买了“江洋号”海轮的船票,将和老婆阿英岳母一起坐船回宁波老家过年。阿英是个远近出名的美女,自从16岁和母亲一起从宁波老家投奔在上海做小生意的哥哥后,一直在上海居住。

年前,英俊的教书先生范旻宏偶遇阿英后托媒人说媒迎娶阿英为妻。阿英自从宁波老家来上海后,就一直每再回过家乡,今年打算了丈夫范先生及老母亲一起回去老家过年,同时也去给自己幼时就已经病故的父亲扫扫墓。

张妈把所有需要带的衣服等都基本上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

阿英兴高采烈地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从城隍庙卖回来的烧鸡和生煎馒头,对母亲说:阿姆(宁波话称母亲为阿姆)阿宏回转来了吗?我把船上准备吃的买了点回来。

张妈摇摇头说:其瓦么回转来呢,个吾青头,噶么要紧格事情,到嘎相波还勿转来,起阿厢波呐何了?等尚几来勿急赶轮船了!(宁波方言:他现在还没到家,这个没头脑的,这么要紧的事,他到现在还不回来,去哪里玩了?等下会来不及赶乘轮船了!   为看官能看明白,下面笔者就不用方言叙述了。)

阿英对她妈讲:他没在外面玩,被学校叫去有点事,可能再过一会就会回家来了。

母女俩边说,边把该需要用的东西收拾在帆布旅行袋里,尽可能地多带一些,因为这次回家乡得住不少时间的。

一直等到下午3点左右,范先生还没回家。阿英对妈说:妈我们不等了,阿宏留过话,他如果来不及赶回来就会直接赶去码头。

两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出门后喊了一辆黄包车,匆匆赶去十六铺码头。到了码头,四处张望,没见范先生。阿英想:码头地方这么大,有可能丈夫已经在船上等着了。时间紧,还是先上船再说。

到了码头检票处,检票的人对她们说:“你们赶紧点了,4点半要船就要开了,只有20分钟不到了啊。”

阿英和张妈赶紧向轮船停靠的方向跑去,张妈是裹了小脚的根本跑不快,真急死人!

码头上共停着2艘差不多的大船,其中一艘这时“呜呜”几声鸣起了长笛,阿英母女赶紧过去,走上舷梯登了上去。到了船上终于松了口气。然后安顿好母亲,阿英就在船上各处找丈夫阿宏,船上人很多,太难找了。

人还没找到,轮船又呜呜呜地鸣了三声汽笛,起苗开动了!

阿英母女在船上各处找,始终没有找到范先生的踪影。母女俩又气又急。不久轮船出了吴淞口进入东海,海上风浪渐渐大了起来,船开始左右摇晃,俩母女感觉头晕目眩,忍不住呕吐了起来,船上不少的旅客都出现了晕船的情况,母女俩在心里把范先生不知埋怨了千百次!

第二天清早,轮船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行驶,终于靠岸了。阿英母女边跟着旅客一起下船,边环顾四周,希望能看到范先生,但是还是没找到。再看看码头周围的建筑,阿英觉得一点点都不认识,好像不是宁波码头的样子!

阿英疑惑地向身边同船下来的旅客打听,别人告诉她这里不是宁波,她俩急忙中坐错了船,没坐上停在边上的“江洋客轮”,而是错上了长得差不多的“茂利号客轮”,这是到了浙东的海门!听这一说,两人又气又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没办法,只能在码头附近找了个小客栈将就一晚,明天再想办法转道去宁波。

到了客栈,阿英边洗漱,边在心里骂着范先生,计划着到宁波后一定要在范先生的胳膊上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才解气。

稍微休息了几个小时,到了中午,阿英走出客栈的房间,只看到客栈里很多人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不时还伴随着深深的叹息。阿英很好奇,走到边上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只听他们在说,昨天有艘开往宁波的江洋客轮,刚开出吴淞口,船就着了大火,救都没办法救,船上好几千人那要么被大火烧死,要么跳海被淹死了,好惨那,基本就没几个逃出命来的!

听到他们说的这些事,阿英的心嗖地一下收紧了,不禁打了个寒颤,头上冒出了滴滴冷汗。要不是昨天匆忙中上错了船,她和母亲肯定会在江洋轮上的,这么大的事故,她们娘俩不会游水一定会惨死在船上!再也不敢想下去了,赶紧踉踉跄跄地跑回那间租住的房间,看见母亲坐在房间里织毛衣,阿英冲上去抱着母亲痛哭起来。

“阿英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母亲一头雾水,见女儿进门啥都没说就抱住自己嚎啕大哭,不由得也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妈,不好了,昨天我们原本要坐的那个船听说发生火灾烧掉了,船上的人都被烧死了!几千个人都死了!”阿英抱着母亲哭了一会,缓过了气,抽泣地对母亲说。

“怎么可能,听人家说这个江洋轮是从外国买来的轮船,是最好的轮船,怎么可能烧掉的,阿英你别乱说啊,妈妈经不起吓!”

“是真的啊,外面很多人都在说这个事情。”阿英回答她母亲说。接着又对母亲说:“还好我们昨天上错了轮船,不然现在…… 妈我实在不敢想了。”

母亲拍拍阿英的肩,又摸摸她的连说:”阿英不怕,我们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嘴上这么说着,可心里实在也是害怕得厉害。阿英也感觉到妈妈的身子的微微颤抖。

沉默了一小会,仅仅是一小会,阿英的母亲突然想起了什么,无比紧张地对阿英说:“阿英,不得了了,我们没看见阿宏,会不会他上了那个船?”

听到妈妈这么一说,阿英迟疑了一下,接着就瘫坐在地上了!丈夫就在那条船上啊!阿英这下又哭开了,哭得声嘶力竭无比悲痛,哭得好像气都要断了。

 成都北路241号(1) 船难
成都北路241号(1) 船难

母亲也依偎着阿英一起痛哭流涕。

听见房内传出这么悲切的痛哭声,有几个租客聚在她们的门前探头探脑地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几个好心的进房劝着这对母女说:老太太、闺女啊,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再这么哭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快别哭了,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告诉我们,看看我们是不是能帮你们解决。

阿英哭着告诉他们,昨天自己一家人原准备坐江洋轮从上海去宁波的,后来自己和妈妈上错船来到了这里,而丈夫上了江洋轮。现在轮船出了这么滔天大事,丈夫肯定没救了!

以前的人都比较善良,但也好奇心强。听了阿英这么说,一些人宽慰着她们母女,给她俩递了些水。有些人为她们的遭遇唏嘘着,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也有不少在边上指指点点,议论着俩母女的遭遇,好像俩母女是鬼怪似的。

这时有个在宽慰的人说了句:你们也不要太急了,这个事情也是今天中午左右开始流传开来的,离上海这么远,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们还是想法回去了解下情况吧。

阿英被这好心人讲得眼前似呼出现了一丝光亮,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赶紧去码头上买了当天回上海的船票,和母亲一起赶回上海。

在回程船上,张母一直在念着阿弥陀佛,求菩萨保佑听来的是错误的消息,保佑江洋轮没有出事。同时心里也异常紧张,总是感觉她们现在坐着的船在海面上上下起伏翻滚着,随时会沉下海去。

战战兢兢中稀里糊涂地又过了10多个小时,船停靠了上海码头。俩母女深深呼出口气,跟随别人一起下船。又一次踏上了上海的土地。

只看到黄浦江边上很多很多人在点着蜡烛,遥望着黄浦江左面方向,那方向的很远处就是黄浦江的入海口方向。所有的汽船到码头都会汽笛长鸣以示哀悼,江边的人有的站着无神地看着远方双目含泪,有的跪伏在地,失声痛哭。有骂神的,有骂鬼的,有求佛的,有拉着码头上巡警哀求的……一派乱象。

阿英在码头江边遥看了一会,明白轮船出事肯定是真的了!和母亲一起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边整理着范先生的衣物,边想这么冷的冬天,海上一定非常寒冷,等明天去码头边给范先生烧些他平时喜欢的衣服给他。

整理妥当,张母经过几天的奔波劳累,去自己房里躺下休息了。阿英坐在他和范先生的屋子里,默默流着泪,回忆着自己与范先生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越想越伤心,拌着多日的劳累,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

“ 阿英,阿英!你醒醒,你来了?我担心坏了,快醒醒!”阿英仿佛在梦中看见丈夫阿宏在拼命摇动着她的身子哭喊着,丈夫瘦了一圈,非常憔悴!

阿英朦朦胧胧地看见自己的丈夫就站在自己面前,比以前瘦了好多,脸色有点惨白,眼圈比以前凹了下去,颧骨也有点突了出来,特别是他的双鬓已经隐约出现了不少的白发。

阿英默默地站起身,就这么静静地、呆呆地、有点慌乱地注视着阿宏。

阿宏随手把自己手上拿着的报纸放在桌子上,一步跨上前,紧紧地抱住阿英,喃喃地说:阿英,阿英你终于回来了,别怕,有我在,我再也不让你离开了。

阿宏双手用力地裹抱着阿英,生怕她再次离开自己,以至于使阿英感觉有种快被窒息、无法顺畅呼吸的感觉。

“这死鬼,凭地怎么这么大的力气,比活着时力气大了很多很多!”阿英脑子飞快地转着、想着“就让他这么抱着带走我吧,去那边还是恩爱夫妻。免我悲伤、思念、痛苦!”这么想着,阿英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啊呀,不行!现在天这么冷,阿宏的冬衣还没来得及烧给他,今天不能死,等明天给他烧了衣服顺便给自己也多带点保暖的衣服再跟随他去。”

女人啊,也真是奇怪的动物,明明打算慷慨赴死了,还会注意那些死后的小细节!阿英这么想着也就瞬间的工夫,赶紧一把推开阿宏,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说:“阿宏,咱先不急哦,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你抱得我快被闷死了,你让我准备准备,明天再跟着你去。”

“你这说的是哪儿和哪儿啊?我不要你跟着我,你已经无法再跟着我了,还是我跟着你去吧!”阿宏这话是不是有点拗口?教书先生情急之下说话都有点象绕口令了。“阿英不怕,有我在不会让你再离开我身边了,不会让你再害怕了,我会一直跟着你保护你的。”

“你来不了这个世界的,还是让我明天准备好了去你那里,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阿英说。

“去我那里?去哪里?你还能来我这里?”阿宏想着自己的女人太冤了,肯定怕坏了,疑虑地询问道。

“阿宏!你要明白,你已经死了!你回不来了!还是我跟着你走。”阿英大声地说,心想:这死鬼男人,必定是被大火烧晕烧惨了,死得太冤枉了,不肯承认现实!我得让他明白和接受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

听阿英这么一说,阿宏被搞糊涂了:真的是我死了?不是她死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怎么一直觉得我是活着的啊?

阿宏狠狠地在自己手臂上咬了一口,好痛。说明自己还有感觉,自己不是在做梦,自己还是个大活人。于是对阿英说“阿英,我没死啊,我一直是活着的,不信你试试看,要是你还能试的话你就在我身上咬一口,看看我是不是活人。”

“什么叫还能不能试!我本来就没死怎么试不了!”阿英说着在阿宏的肩上狠咬了一口。

“啊呀妈呀,疼、疼,快松口阿英,疼死我了!”阿宏一把推开阿英,跳着跑到边上,被痛得龇牙咧嘴地跳脚。

“老公,你真的没死吗?你这个死鬼,你可吓死我了!”阿英看着阿宏被咬得龇牙咧嘴跳脚的状态,知道老公真的是活人,又惊又喜,悲喜交加。现在看着他已经不怕了,且感到非常好笑。跑过去在阿宏的胸上用力地捶了几下!

“什么死死死的,我们都没死!你这个死婆娘,谋杀亲夫啊?咬不死我还这么大力地要捶死我?”阿宏在惊喜之中变得语无伦次了:“呸呸呸!我俩都没死,不说死这话了!”

“你个傻瓜,不说不说,还在说!”阿英嗔怪着阿宏说。

两个劫后余生重逢的夫妇,相互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眼泪、鼻涕相互流满对方的衣服上都管不了这么多了!

笑过了,哭够了,阿宏平静下来问阿英:“老婆,妈妈她人呢?她应该也没事吧?”

“妈这几天奔波劳累了,已经去自己房间睡了。”

“哦,老婆说说看,你们是怎么脱险的?”

阿英哭笑着把自己和母亲阴差阳错上错了船去了海门,然后知道江洋轮出事了,赶了回来,以为老公已经遇难的事叙述了一遍。

“老公,你不是在那个船上吗?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阿英也感觉奇怪地问。

“还好,我也阴差阳错没赶上那艘船,根本就没遇险。”阿宏拍拍脑门说。接着阿宏把自己这些天的经过详细地告诉阿英:

12月 13日那天,阿宏告诉老婆说学校有急事要去处理,然后会直接赶去码头上船。到了学校后,帮着校长处理完事情,看看已经快到下午3点半了。阿宏就职的学校是四川南路的第六女子中学,离开十六铺码头还算近,赶紧出门叫了辆黄包车,急急向码头方向赶去。

在路上,阿宏一直不断催促人力车夫跑得快点,怕赶不上开船时间。车夫一不小心,脚被石头磕着了,看着车夫脚受伤,阿宏急坏了。立即下车,好不容易又重新找到一辆空着的黄包车,继续赶向码头。可是到了码头,那船刚刚起锚离岸开走,只能看着离去的船兴叹。

回家后一人在家喝着小酒解闷,一边担心着这次一定会被老婆埋怨惨了。

直到第二天上午,才知道江洋客轮出了大事,想到妻子和岳母都在这船上,紧张得不得了,赶紧奔向码头去探听情况,在路上顺便买了份报纸了解关于船难得事。到了码头很多很多人已经在那里了,一片混乱,都是些船上旅客的家属,有在四处打听的,有在嚎啕大哭的,有在捶胸顿足的,有想跳江自杀跟着家人去被别人拉着劝的……反正就是一个乱。

在码头也打听不到准确的消息,只是从报纸上了解江洋客轮当天离开码头后,将近18点45分刚驶出吴淞口进入东海,船的右舷后侧发生爆炸,紧接着船上大火滔天,旅客跳江的跳江,被烧死的烧死,全船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阿宏这几天茶饭不思,什么都吃不下,天天通宵待在码头查探消息,期望出现奇迹。今天刚去码头跟着别人一起烧了香、烛、纸钱,悼念遇难着。想着已经几天了,没有老婆她们的任何消息,估计也遇难了,很是悲伤,就跑回家想问问邻居这里有没消息。

到家看见房门也没关,一个女的黑黢黢的趴在自家的桌子上睡着,灯也没点上(那时用的是煤油灯),看身影像是自己的老婆。于是就点上煤油灯,借着煤油灯昏暗的光亮,发现真是自己的老婆。以为老婆灵魂回家来看自己了,于是才出现了全面发生的一幕彼此误会。

听完老公的叙述,阿英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以下内容是关于这次船难在后面被揭开的真像:

1948年12月13日,船行驶到吴淞口外横沙西南白龙港海面水道,骤然传出一声炸裂似的巨响,船身顿时发生剧烈震动,所有灯火顷刻熄灭。与爆炸处紧挨的电报房顷刻坍塌,报务员被炸得尸肉横飞,收发报机损毁,与外界联络中断。船头驾驶舱内,救援警报汽笛也仅象征性地鸣响一声,就再也发不出声来。船舱内漆黑如墨,冰凉的海水哗哗涌入。男女老幼,惊慌万分,慌乱中群相挤轧,纷纷向船顶甲板夺路奔命。骇叫悲啼,呼天抢地。如赴屠场,如临末日。老弱妇孺,践踏而死者甚多!

由于遇难者大多为宁波籍,宁波人旅沪同乡会于1948年12月16日成立江洋轮惨案善后委员会,具善委会统计,失事后仅900余人得以生还,估计罹难者多达3000人以上,死亡人数远远超过“泰坦尼克”号海难。

招商局于失事后派出90多名潜水员和几十艘船只赶往失事地点打捞尸体,大多数已不知所踪,仅捞起有名有姓尸体1388具,其中男性629人,女性414人,男童208人,女童132人(残体不计其数)……

据当时的码头出口报告单上所填,按国名党交通部航政局规定,江洋轮定额的容量为2250人,船龄未达10年,总吨数为3365吨,马力2500匹,航速每小时12海里。无论外观、设备在当时堪称精良。船上有乘客2607人,船上工作人员180人,载货175吨,仅凭这些可查的在案记录,及可资查证的数据,它已大大地超出了额定的运载能力。事后据宁波人旅沪同乡会江洋轮惨案善委会调查统计,当时船上无票乘客及儿童甚众,实际载客达4000人以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为人类史上最大的海难事故罹难着致哀。愿他们在天堂不再受苦痛难!

船难章节就写到这里了,阿英今后的命运如何敬请期待后面的章节叙述。

古风网版权互动须知

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原文地址:https://www.wzxiu.com/11856.html 成都北路241号(1) 船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