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UFO三大悬案之首河北飞人黄延秋事件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河北肥乡曾产生过吃惊天下的飞人事情,事情中的这个人曾遭受了三次被别人身背航行的诡异历经,夜路万里。他便是河北省肥乡县农户黄延秋。他曾被好几家网络媒体和电视台报导,就连中央电视台也用一个网络热点频道报导了这事,而一些专家教授的“说梦话说”表述也无法彻底令人相信。

这起事情产生在1977年,河北省肥乡县农户黄延秋,自称为遭受了三次被别人身背航行的诡异历经,不依靠一切代步工具,由2个未知“航行人”“带上”,一夜之间翻空飞跃到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南京,上海。

第三次航行竟然超越了19个省份,飞遍了半个中国,那2个“人”说目地是让黄延秋见长见识,还带上他飞往北京(着陆在房顶)请他用餐,听戏。

过后,依次有河北邯郸地委镇长李庆堂,河北肥乡县公安局,县委宣传部,武装部领导干部也出来确认了在其中的一部分状况。这就是当初震惊全中国的翻空飞人事情。

该事情被中国诸多新闻媒体过,包含中央电视台,江苏电视台等电视机组织乃至对包含黄延秋以内的诸多被告方做了深层次采访,也有催眠专家亦对黄延秋开展深度催眠确认了事情的真实有效。

该事情被成千上万UFO学者调查分析后评定是外星生物生产制造了黄延秋航行事情,江苏电视台《人间》频道引入UFO权威专家的见解,也偏向于觉得是外星生物身背黄延秋在航行,这一见解现阶段有特别高的认同感。

而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频道最终则引入此外的专业分析觉得黄延秋是在说梦话,这一结果并无法彻底令人相信。

外星生物是不是到过地球?影片《超人》中的翻空航行,隐藏奇术,感觉预料等一系列反物理变化是不是有犯罪行为的根据?中国地域辽阔的神州地面和领空上有没有外星生物的足迹?

下面大家介绍一下这起曾震惊国内的飞人事情。以下几点来源于坊间传说故事,以黄延秋囗述为主导,一部分直接证据如影随行,请仅当小故事收看那时候做为一条可燃性的新闻报道震撼人心了河北省肥乡县,某县北高村青年农民黄延秋(乳名黄方的)在结婚前夜持续三次神密地下落不明,且不乘所有人间代步工具,由2个未知航行人带上,以超出特快列车20--40倍的速率,一瞬间可翻空飞跃到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南京,上海,以隐藏方式闯入解放军上海某旅,因为来路不明方式古怪,曾使军队一度进到备战状态;第三次从肥乡考虑,关键下落游玩了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南京,西安,兰州又返回肥乡,总计航行整一万公里。奇事洗劫一空,大家颇感奇特,奇特中随着着一些疑惑。

黄延秋事件黄延秋遇到的是外星人吗?
黄延秋事件黄延秋遇到的是外星人吗?

1977年夏

从肥乡县城考虑,顺着309国道往东9千米,再往北9千米有一个一般的城镇黄宗善黄宗善河北省肥乡县北高乡北高村。村为乡镇政府驻地,村头一片杏树林,也有许多的酸枣树,洋槐环绕着着村子。

村里街道社区宽敝,盘盘红房,极具华北乡村的特点。那时候,麦收已过,夏秋季农作物已经发展,一眨眼原野也是青纱帐。新创建的一条地区小铁路线从村口斜穿经过,交通出行还算便捷。

数年这儿的大家日出而耕日落而息,没什么奋不顾身的事儿。近些年大家传说故事上空发生过ufo,因为书报刊上沒有这一方面的信息,大家也是以世界奇观的视角讨论一两句,沒有太多的关心这事。

那一年的7月27日(农历六月十二月)村内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儿,使这一一向和谐平静的村子弥漫着一层慌乱氛围。村南前青年农民黄延秋领了结婚证书,盖了新房子,迅速就需要成家立业,却在那一天夜里晚上睡觉忽然下落不明,大家四处寻找早已十天了依然渺无音讯。那时候黄延秋才21岁,原是曲周县老营村人,18岁初中毕业生后改姓到肥乡北高村的姨家改主意了叫妈妈,为人正直老实巴交憨厚老实。

他的遗失使诸多群众为此躁动不安,他妈妈和夫婚妻也是深为焦虑。

这件事情传入了北端一公里的辛寨村,她们派人将一封落伍的加急电报赠给了北高村委会,讲出事的第二天一早辛寨村收到这封加急电报,但村内不存在,因而一直在辛寨村停留了十多天,疑似找寻北高村的失踪者,故将电文送过来。报文如下所示:“辛寨黄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容望领取。”

看见这封急电,大家内心疑惑不解,上海遣送站发电报的時间,居然是他遇难后仅10多钟头,且为什么将电文误发至周边的辛寨?这儿离上海市1140千米,乘直快火车也需22钟头抵达,并且还务必到45千米外的邯郸市才可以搭列车。夜里堵塞车辆,他离开时也未骑单车。仅徒步到邯鄣市也需八九钟头,县,市,大城市均无机场,乘飞机决不会很有可能,难道说是他自己一瞬间飞到上海?再讲,他去上海干什么呢?

无论如何,应把黄延秋领回再讲,疑团来日待解,大伙儿作出了决策。副支书黄宗善作为镇村干部也是黄延秋的家属,对这事也是关心,他出自于谨慎,复电到上海遣送站,说黄延秋左上臂一块痣,望查清。

三天之后电确定是他。

村委会协助筹借了200元(在其中在信用社借款100元),委任黄延秋的堂哥黄延明和相邻曲周县赵庄村亲朋好友钱永兴及钱的隔壁邻居吕秀香一块赴泸领人。黄延明那时候30几岁,退伍军人,参军时因公来过上海,是全村人唯一见过新天地的人;钱永兴的隔壁邻居吕秀香,其亲哥哥吕庆堂在上海浦东某高射炮军队工作中,那样以防万一找不着遣送站,可让军队朋友帮助查询。

三人徒步二个多钟头赶到了肥乡县城又坐了两小时车辆赶到了邯郸市,又搭乘了22钟头列车赶到了上海市。她们最先到军队,以亲属探亲访友为由,找到师部干部吕庆堂(高炮师后勤部科长)表明了来意,望帮助处理。吕庆堂和军队士兵听闻了这件事情,也变得出现异常奇特。第二天早上即和遣送站获得了联络。并派总后勤部部长芦俊喜带上黄延明,钱永兴一块乘军队小轿车赶到了遣送站,黄延秋果真在那里!经遣送站确认:黄延秋于7月28日(农历六月十三日)一早被站收容,是2个“交通警”将他送在那里,说他是河北省肥乡县辛寨村人,因此电文就误发至了辛寨。

二人经提供证明信,将黄延秋领出,一块返回军队。翌日由芦俊喜,做事王惠恩送钱永兴等随同黄延秋坐火车返回了肥乡。

返回故乡后,村里人了解着他离开的缘故和通过,黄延秋惶恐地讲出神密的历险:

那晚,气温炎热,晚10点上下,我在这里间刚盖好还未安门的新屋子里睡下。不一会儿又被嘈杂的响声吓醒,睁开眼睛一看,不知不觉中大吃一惊!

夜幕中,只看见高楼大厦,彩灯闪动,自身躺在一个热闹大城市街边!身旁还有一个小包囊,包着我的衣服。平常这种衣服随丢乱堆没有一处,此次不清楚是如何都聚集在快递包裹里,同我一起飞到异国他乡。

环顾四周,很多广告牌上面写“南京市××店铺”,“南京市××宾馆”等,定了定神,并不是出现幻觉,并不是做梦。南京距故乡二千多里如何赶到这儿?

我怎么回家,该怎么办?在惊惧当中,我留有了泪水。在我诧异之时,走过来2个交通警样子的人,略加讯问后,给了我一张火车车票,说南京至上海的列车就需要开车了,要我马上坐车到上海,说那边有遣送站,能和故乡建立联系。她们叫我先走,宣称接着她们也去。

一切由她们分配。要我到上海下了车后到车站派出所找她们。

夜时候我乘上去往上海的普快列车,终究是第一次避开故乡,伴随着火车运行,内心愈来愈躁动不安,把头伸出窗前,还能远远地望到站口上为我送别的二位“交通警”。

通过4钟头的奔驰,火车驶入了上海火车站(北站),我伴随着旅客摆脱站口,寻找车站派出所,想不到2个“交通警”已在公安局大门口等着我,不知道她们搭乘了哪些,比列车还快。

此时天已暮色,迈入了上海的早上。两个人带上我穿街过巷乘车辆,赶到一个南北街道社区路西的遣送站里,给招待朋友交代后离开。招待朋友都没有再实际讯问我什么,便将我临时收容。十几天来我一直在迷惑不解,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黄延秋事件当事人黄延秋出席世界UFO大会
黄延秋事件当事人黄延秋出席世界UFO大会

实际上,大伙张口结舌都是在迷惑不解,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大家在在猜想躁动不安中不知不觉中又度过了一个多月,没有其他出现异常产生,惊惧的小村庄才慢慢静下心来。

9月8日(农历七月二十五)的夜里,村委会在黄延秋家南院举办“大搞生产制造”人民群众会,黄宗善等几个镇村干部都到场。交流会开到一半,大队长让黄延秋等年轻人早点睡,明天往田里送粪,以身体力行回应交流会呼吁。

晚十点多钟,疲劳了一天的黄延秋在院子的床边睡过去了,他内心还牵挂着明天送粪的事。

晚上醒来一看,却又躺在一千一百多公里之外的上海火车站(北站)广场!此时大家大多数早已歇息,立在广场上已经是身影疏稀。惊惧惊讶的黄延秋环顾四周,是那般的清静,并不异常人员。仅有夜空楼幢的剪影图片添了一些神密。站前极大的时钟上表明出当晚为深夜一点多钟。

心惊胆寒,疾风四起,雷电交加,飘起了大暴雨。奇沦邻乡,哪是归处?黄延秋不由自主地痛哭起來,突然想到之前帮助回家了的解放军同乡,虽仅一面之交,终究是这一望无际大城市中唯一的一些了。

他只了解军队距火车站约40千米,实际如何走是我不知道的。“我想问一下,你是肥乡的黄延秋吧,是否要到兵营去?”这时候有两个人迈向他,自称为是军队的人,说受首长授权委托在这里专业等待黄并要带他去军队。就是那样,只能跟别人回去吧。过黄浦江时那个人给了小绿4一分钱,使他购票。又乘了几路公交车,赶到野外营房驻扎地。

军队大门口,有战士职业持枪执勤,当心凝视着四周。这三人进来时,执勤的没什么反映,仿佛置若罔闻充耳不闻。营房内一队战士职业已经练习。没有时间理睬这三个闯入者,拐了两条弯进了师部一个公司办公室。

“你怎么来了?如何过来的?”到场的几个军人都感觉诧异。“他们送我的。”等黄回过头欲详细介绍时,那两个人忽然不见了!四处搜索均无踪迹。经军队朋友举荐,黄延秋赶到吕庆堂的住所,这时,吕庆堂出门召开会议都还没回家,其亲属李玉英和儿子吕海山招待了他。

“依照军队组织纪律性,亲朋好友来营房请人要在大门口出示相关证件及书面形式备案,随后由大家到门口接应,证明属实,才能进来。我们不到门口接你,门岗是决不会放进的呀。”根据李玉英的疑问,部队负责同志去找门岗询问情况,但门岗和传达室都说没见外人进来和出去,战士们也为此证明。

难道他自天而降?难道他会隐身术?

黄延秋来历不明,突然出现在军营,惊动了整个营房。次日一早,部队就向肥乡北高村发了电报,是直接发给黄宗善的,查问黄延秋是什么人,竟神不知鬼不觉的闯进了部队高炮师区域,将追究门岗的责任。村委会当即回电诚告:黄延秋不是坏人,负责接待的副部长芦俊喜等人一时也无可奈何,让战士们将他吓了一顿:再来就把你抓起来!第三天李玉英委托其子吕海山用小车把黄延秋送到上海火车站,为他买了回家的车票,给了他几块零花钱,让他于9月15日回了家乡。

黄延秋再次离家,又引起人们众说纷纭,且越传越奇,带神话般的传奇色彩。他未婚妻,这个善良美丽的姑娘难以忍受精神上的压力,向乡司法所申诉要和他离婚。更不可思意的是,在他离家的同时,房屋的土墙上出现了一行好像是用镰刀刻薄文字:“山东高登民高延津放心”字样。至今未查到刻字的人。

最神奇的失踪要数第三次。

闹剧又隔几天,大约是在9月20日(农历八月初八)这天夜幕降临,群星又在神秘地眨眼。黄延秋去大队记工分回来,一路上东张西望,总觉的有人在监视他,跟踪他,来到家门口刚进院子,忽感到头晕目眩,顿时失去知觉。

等醒过来后,却躺在一家旅馆里,是间不算豪华的房间,安着三个床铺。旁边坐着两个年轻人,自称是山东籍人,告诉小黄这已是离肥乡一千公里以外的兰州,并说他在南京遇到的“交通警”和送他到部队的军人都是他俩扮的,前两次失踪是他们安排的。这次带他出来,初定9天游览9大城市,兰州作为这次飞越着落的第一站。“明天你可以到街上转转,浏览一下市容,晚上飞到北京。”

那两人身高1.80米左右,以现代人年龄判断好象只有20多岁,即和黄年龄相仿。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不多说话,和小黄说话用肥乡口音,和旅馆服务员说话却改用兰州口音。

当时黄延秋如惊弓之鸟,不敢再多问,生怕再有什么怪事临头。小时候曾听老人们说,天兵天将脚踏两只风火轮,一夜能走八百里,莫非今天真让我碰上了?按到兰州的速度推算,他们一夜能走一万里,八百里就不值一提了。黄延秋夜不能眠,胡思乱想着......。

天亮了。窗外,旭日东升,云霞万朵,映照着兰州——这个时新的城市,一排排杨柳树旁,一座座高楼正在拔地而起。乡下人难得到这样远的城市来一趟,本应到市区浏览一番,由于一宿未睡好觉,此刻他却困意袭来,竟一觉睡到了傍晚。

匆匆吃过飞行人为他准备的晚餐,又经过一天的休息,黄延秋此时精神充沛思维清楚。当晚,飞行人带他到郊外,用目光告别了兰州,背着小黄向北京的方向腾空飞驰。并说要“加快速度,飞到北京不误看戏。”

半个新月洒下亮光,黄延秋俯视大地,隐约中只见丘陵、山川、村庄、城市正目不暇接地向后退去。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北--北京,至少一千二百公里的路程,一个小时即到。

鸟瞰京城,万家灯火,星罗棋布。

三人降落在市中心一座高楼顶上。已有另外两人在那里等候。飞人撇下小黄,同那两人一阵悄声会晤,是向他们的上司请示或汇报此次飞行情况吗?黄延秋没敢上前打听。

阔别了那两人,飞行人携起黄飞落在附近的长安剧院门前。此刻,人群熙熙攘攘,观众正在购票入场,大型历史剧目《逼上梁山》就要开演了,由中国京剧团演出。看戏虽凭票入场,但这三人没有买票,竟长驱直入,守门员毫无反应。庞大的剧场此时已经快坐满了观众,三人只好坐在最后一排。散场后三人来到北京市中心——天安门广场。

黄延秋是第一次也是如此怪异的方式来到北京,充满了好奇和新鲜。这里曾是皇宫的大门,历史的变迁又赋于了它新的内容——作为国家的象征,黄瓦红墙是那样的富丽堂皇,白玉兰石砌成的金水桥连着前面的广场。飞行人似乎早就来过这里,对广场周围的景色作了简要介绍。看了大约10分钟左右,黄跟着飞行人离开了广场,走进不远处一家旅馆里,飞行人改用普通话并出示了“省级介绍信”登记了房间。翌日黄又睡了半天,未能去街上浏览。

当晚三人一块来到街上一家较为豪华的饭店里,在家吃惯了苦菜窝头的小黄面对免费的鱼虾海味几菜一汤也就不客气了。饭后结算时,服务员报了个数,飞行人将手中早已准备好了的钱递过去,不多不少正好,好像早就算好了。

走出饭店,飞行人告诉小黄,现在就去天津,你不是更喜欢看电影吗?一人背起黄,一人跟着同向天津方向飞去。

北京距天津相对来讲并不太远,从地图上直量一下就是120--150公里(铁路全长180公里),照例是一个小时即到。三个陌生人自天而降,落在市中心一个街道上。往前走不多远来到一家电影院门前,一排溜巨幅电影广告牌花花绿绿很是醒目,今晚要上映故事片《苦菜花》。也是入场时分,三人又是无票入场,进去后照例是坐在后排。散场后,三人来到不远的一个什么招待处,飞行人这次又改用天津口音请服务员安排房间。先交钱?好的,随即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钱递上,又是不多不少刚够,好像飞行人很善于神机妙算。

翌日三人都起床很晚,将近中午时分,飞行人带小黄去游览市容。天津市和平区的一条街道上,三位不速之客漫步街头,此时好像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让小黄跟着多转转多看看。傍晚,飞行人说下一站要飞东北,今夜先去哈尔滨。

还是一个小时的飞越(中途落地停了一下,二人轮换着背小黄),落在哈尔滨市区。照例先找住处,超人又改用哈尔滨口音登记了房间。

现在就躺倒?不再找个戏剧或电影看看?

“你记住在北京看过《逼上梁山》就行了,看多了你记不住。”

只好睡觉吧。

次日早晨起来,小黄感到有些寒意,屈指一算,可不,已是9月23日(农历八月十一),再说东北要比家乡气温低得很多。“先找件衣服穿穿”。一个与小黄在屋里等着,另一个出去说是取衣服。片刻功夫,果然带回三套一样的新服装,大小正合适。

三人穿的一模一样来到街上,先吃早饭,一家很宽敞的快餐店,顾客不少,服务小姐正忙里忙外。“没钱了,自己动手吧。”小黄准备坐位,二人从服务间端来了早点,吃完之后,飞行人相对一笑,示意小黄一走人。

三人走进一家百货商场,顾客摩肩接踵,商品琳琅满目。飞人只是转悠浏览,什么也不买。小黄倒是想买点时兴的小玩意作个留念,但又没有钱,也不便向飞人张口,也许人家也真没有钱了。

又是傍晚,三人共进晚餐后,黄又问道:“今晚要到那里去?”“长春”。

三人飞越一小时后,降落在又一个城市,住进一家旅社,次日白天也没有去街上浏览,说是想休息一下。

又是夜幕降临时,黄延秋知道又要出发了,飞人照例告诉他:“是的,今晚去沈阳。”据黄延秋的回忆,在沈阳也是只有一天的活动,与在哈尔滨的情况基本相同。只是三人又换上了新的服装,浏览市容,吃住如入无人之境,这也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新妙用吧。9月25日(农历八月十三)的黎明,二人叫醒黄延秋,说“现在要去福州”,还说借的衣服已经送还。

月亮西沉,寒星闪烁,街道上一片寂静,大地在朦胧中尚未苏醒,三位远征人要至少飞越一千公里(其中还要飞越约七百公里的渤海和黄海水面),向福州挺进!最少也有一千八百里或者说两千公里的空中路程,还是一个小时即到(平均每分钟至少30公里,每秒钟至少500米。)

拂晓,三人在福州郊外的一片长满芦苇的海滩上着陆。小黄独自往前跑去急着要看大海,二超人也跟着来到海边。但是此刻天不作美,山风骤起,海峡上空乌云密布,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灰蒙蒙的海水波涛翻滚撞击着海岸。

二超人指给黄延秋:“对面就是台湾。”“我们下一站要飞台湾吗?”“算了,直接回南京吧。原打算在这里停一下,明早让你看看海上日出,你的语文书上不是有这一课吗?但时间不够,还是回南京看江上日出吧。”

下午休息。夜间二超人携带黄又出发了。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还是黎明时分,三人落在南京市区。

超人边走边议论着,看来他们很了解南京的沧桑巨变,也很清楚钟山的风风雨雨。转过几个街道,三人来到长江大桥上。

宏伟的天堑通途,果然名不虚传。此刻大桥上的车辆人群还不多,江水在静静地流淌,偶有汽艇或船静静地驶过。江对面起伏的山峦像幅水墨画,高高低低的楼房里透出的点点灯光犹如星汉落人间。

不一会,太阳冒出来了!大桥及周围的景色开始热闹起来了。

黄延秋跟着超人在大桥人行道上走过,又沿着一侧的石径下去,来到桥下观看了桥的造型结构。超人指点着,似乎很满意这座大桥的建造,或者说在某些设计上还有值得超人学习的地方。三人在江边及附近参观漫游了大半天。傍晚,一轮明月正东升(9月27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天上人间共团圆。乘着月光,三行者又向一千公里之外的西安市进发了。

古都西安,城南大慈恩寺内的大雁塔下,飞人告诉黄:“塔高60多米呢,是由唐僧负责建造,用来收藏经书的。”

三行者漫步街头作为历代政治经济文化的重地,许多名胜古迹与新的现代建筑相映成趣。

次日,三行者又出现在兰州街上,即回到了出发的地方。黄知道这次半个个中国大旅游快要结束了,但留给他的疑问也太多了,现在或许明天定要与超人坐下来叙谈一下,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当夜,黄还在熟睡中,二超人又一路东征千余公里来到肥乡黄家院里,将黄放在屋门口树下,二超人消失了。

黎明时分,他母亲听到屋外有物体着地的声响,提着马灯到院里一看:是小方的(黄延秋的小名)回来了!正躺在院里枣树底下睡着,还是走时穿的一身旧衣,只是赤着脚,一双布鞋没有了。他家人把他扶进屋内,安睡下,即向村委会报告了小黄回来的消息。这次历经十天。

第三次失踪时间之长,到的地方之广,黄对此印像很深。飞行人让他爬在背上(感到有人的体温),即飞离地面“一丈”多高,过建筑物也是高出“丈许”。四肢不动,也没有迎风的风感,速度感觉像跑一样快,中途一般不停留。虽然各城市距离不等,都是一小时即到。飞行人懂很多地方语,到那里就用那里口音。住旅馆时,要那里介绍信都有。每到一地,一个看护他,一个不知何处取回一式三套衣服都寄上,走时又脱下送回不知何处。那两人除了穿物,随身连个提包甚至洗刷用具也没有。凡能留纪念的东西一律不许带,并且拒绝照相。钱也不多,每次不多不少刚够。后来食宿不再花钱,如入无人之境。我有时心里很紧张,但知道逃跑也没用。飞行人说,玩够了就让你回去。

三次爆炸性新闻,波及冀南甚至更远的地方。县公安机关本着社会治安的角度,曾派人予以追查,但查无结果,无从侦破。

迷茫、困惑、沸沸扬扬舆论的高压,还有突如其来的更加神奇现像造成的恐慌,黄的未婚妻坚持要求与黄退婚了。种种谜团待解,满天疑问落在人们心头。

来也无踪,去也无踪,问号划满了天地。超人带他去遨游,如果是当事人虚构的谎言。那么,村委会、广大群众还有部队干部战士及遣送站职工都愿意长期为他作伪证吗?他几经折腾又为此破费200多元有什么意义呢?(当时日工值仅0.2元,200元相当他三年劳动总值),未婚妻离去,成家成为泡影,他能坚持新天方夜谭不要家庭吗?如果是他杜撰的神话,一个憨厚诚实的村民当时能如此异想天开吗?多年来经过多少人次的非议、“审问”,他能永远沉着镇静守口如瓶吗?

部分调查报告:黄延秋两次神秘失踪事件中的上海原部队领导吕庆堂的调查报告

时间:1992.11.19下午13--14时1995.5.17下午16--17时

地点:上海市浦东东昌路东园一村138号408室、吕庆堂家。

调查人:林起(中国农业工程研究设计院高工)

吕庆堂;原上海浦东高炮三师后勤部部长,已离休:

吕庆室谈:

我只见过黄延秋一次、是黄第一次来高炮师部队军营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时,见他面和他谈过话的。觉得黄是个憨厚样子的农民。问他时.他才回答几句。黄第一次来我家的经过是:我用部队小汽车,派了后勤部付部长芦俊喜和从家乡来的黄河的表哥黄艳明和远亲钱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日路收容站领出黄的。接到我家后。给他吃了一斤挂面。第二人,就派芦俊喜付部长和干事王惠恩送钱郝的等陪黄乘火车回老家的.

黄第二次来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当的我在南京开会。当时是我老件和儿子吕海山接见的。儿子给他煮了一斤挂面.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老伴找我的付部长芦俊喜打电话到南京找我清示,我电话中决定派车送黄上车.叫后勤部付部长和我的儿子在第二天给黄买火车票和点心后送黄上火车的。我还叫肖付部长训黄—顿。第二天派了车.由儿子海山送黄到火车上.给他买了吃的.还给他零用钱.直看到火车开后、才回家。

对黄延秋第二次来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来,是用我部队小汽车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来.是黄延秋他穿过上海市到浦东这么远的路来的(从上海原北站到部队营地.坐车、船要走一个半小时)。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不如道!而部队门卫和传达室都不知道黄进来。他不经过门卫和传达室是怎么进来的。黄从家来上海一天多就到达,太快了。我不理解黄延秋两次来我家.都是谁问他、他才说话回答。不和其他人谈话,吕庆堂附带说明;

1)当时的后勤部长芦俊喜.后来转业去,任一家大公司的运输处处长。另外.帮忙送黄上东的有部队的干事工惠恩。现在北京吕平县汽车输送公司工作.当组织部长。

2)吕庆堂老家在肥乡县北口乡北门村

3)钱郝的(当地人俗称他钱二黑)是吕庆堂的远亲.是当地有名的乡村医生。钱郝的原来和吕庆堂住一个村,以后移居到吕庆堂的妹妹(吕秀香)住的曲同县的赵庄村(离肥乡县有30多华里)。钱郝的妻子是曲同县人。黄延秋的养母与钱郝的熟悉。钱郝的的弟弟钱同兴是吕庆堂的同学,与吕氏堂关系很好。

4)上海浦东原高炮部队地址:从上海火车站要换2次公共汽车一次长途汽车,中间还要过江到浦东才能找到。

向与黄延秋两次神秘失踪事件有关的吕庆堂的夫人李玉英的调查记录

调查时间:1995年5月21日下午15--17时

地点:吕庆堂家

李玉英谈:

对黄延秋的印象.两次来家都见到了。是个老实把脚的农民。穿农村白缀布的衣服。到我家来也没有目的。问他是怎么来上海的,他两次来都说:“不知道怎么出来的!”。黄当时的神志表现正常。

第一次来浦东高炮师后勤部营房我家时的情况;

他来前,在家乡时.是养母(姨妈、寡妇)养他大的。他姨妈说:一天晚上大队开会,黄开会回来到九、十点钟就睡了。早上找他上地,没有人了。到中午也不见,四处亲朋到处找,也没有。后来,郝辛寨收到上海第六收容所发错地点的电报。他养母找到大队书记,才找到电报,知道黄延秋被上海收容所收容。

养毋和钱二黑(钱郝的)熟悉钱和吕庆堂的妹妹吕秀香住在一个村,加道她有个哥哥吕庆堂在上海。所以就由吕的妹妹和钱郝的一起到上海吕庆堂家。

到上海后,由部队的后勤部派吉普车陪钱郝的去收容所接黄延秋到我家中。据当时接黄的人反映;黄延秋说:“我在上海出了火车站,被警察发现了,带到收容所.一心想回家”。钱去接他时,黄延秋向钱跪下,哭了,说:“你可来接我了!”出收容所时,收容所还给他一个包(内装一身土布衣服、布鞋、个茶缸、30元钱),黄说::“不是我的东西”,他不要。包给他后,由钱陪他坐吉普车到吕庆堂部队的家。当时,黄一身赃的白粗布衣,吕的妹妹给他换洗衣服。我们问他,你在南京上火车,谁给买的票、黄说:“有两人给我买票,是山东的。”

第一次.黄到我家住了—个晚上,就由钱二黑陪他回老家。要了解黄怎么进收容所、到所以后情况、住了几天,出所时的表现,回家时在火车上的表现,说了些什么.钱最消楚。钱现年七、八十岁.记忆力好,可向他调查。

黄延秋第二次到我家情况:

来那天.雨特别大、儿子打电话给我、说:“梦游又来了!”儿子给他煮了一大把(整把)挂面,黄全吃了。我回到家时,见黄已在躺椅上睡着了。

我当时找后勤部付部长芦俊喜。芦往南京打电话,告诉吕庆堂。我和卢付部长一起到家,问黄延秋:“干什么来的?”黄答:“我是跟个当兵进来的”。问他:“谁带你来的”。黄答:“我自己来的”。问他:“门卫没有问你?”黄说:“前面有一个当兵的.我跟着就进来了。”问他:“干什么来的?”黄答:“我什么也不干。”当告诉他。明天你就回去,给你买火车票,你回去时.黄说:“好.好、回去。”当晚.叫黄睡在儿子房内.并叫儿子经常醒来.注意黄的行功。

第二天早晨、部队派吉普车、由我儿子送黄河上火车.还给了他一些钱。黄第二次来家是空手的。

李玉英和吕庆堂的疑问:

第一次.是用吉普车把黄延秋从上海收容所接到我们部队的,黄根本无法知道行车路线。第二次.他自已来,要从上海火车站(北站)坐65路公共汽车到外滩,摆轮渡过江、再从81路公共汽车到商桥、再换乘商桥到高行的公共汽车到陆家堰下车.才能找到我部队要坐三次公共汽车。要摆渡过江.他是无法知道路线的。

后来,我和吕庆堂回老家时。听吕庆堂妹妹讲,黄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养每也不找他了。

调查人:林起1996.10中国UFO研究会常务理事(通信地址:100026,北京。农展馆南路,中国农业工程研究设计院)高级工程师

补充:吕在部队的家的房子是坐北朝南。进部队的大门门岗只一道。

吕庆堂和他老伴同意,写如上报导。

向邯郸地区原地委书记李庆堂的调查记录

调查时间:1993年7月24日下午

地点:邯郸市东风剧院办公室

被调查人;邯郸地区原地委书记李庆堂.男.65岁。住址:邯郸地委礼堂后家属院内(肥乡县归邯郸地区管辖)。

调查人;岳景洲:住址:河南洛阳涧西联盟路17号(男、46岁)

黑辉:住邯郸市地区文化局家属院(原任文化局演出公司经理、男.65岁)

李庆堂同志现在是邯郸市气功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他拄着拐杖.红光满面,一脸正气。办事严谨。他曾看过《天地探秘》专辑中关于《三次神秘失踪》的报导,是黑辉推荐给他的,他看过报导后.就对黑辉讲、这个事情。他77年就知道了,这是真的,当时县里有个报告.他看过。黑辉先生后来又引我们去采访了他。

李庆堂说:“1977年底,我在地委工作时,接到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的一个报告。报告内容当时我看过,与你们写的没有什么出入。当时作为—个阶级斗争的动向准备上报,后来考虑与阶级斗争又无法联上,就没有上报,原件可能还在原地委档案中。”

相关证据

第一次经历:电报——时间可考证;

第二次经历:存档——部队对他进行了详细地调查,并汇报到邯郸市地委备有存档;

第三次经历:据他的回忆各地天气与当时的九大城市天气情况相符。

以上就是著名的“黄延秋事件”,又被称作“河北飞人事件”,内容源于民间传说,请仅当故事观看!“黄延秋事件”又被称作“中国UFO三大悬案之首”,另外两件其中一件我们之前也已更新“未解之谜:1994年贵州神秘的“空中怪车”事件自然现象还是外星飞船?”(←点击了解详情),还有一个“凤凰山事件”我们后续在做更新。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来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99%的人还看了

发表评论